外贸还是不是世界经济增长引擎?

发布时间:2017-12-07 作者:外贸软件 | 外贸管理软件 | 外贸ERP | 外贸邮件管理软件 | 外贸客户管理-宁波畅想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外贸作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不断走“下坡路”。外贸“哑火”,贸易弹性指数从2008年之前的2,下降到2016年的0.6,一系列表现引发业内专家热议,外贸还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吗?

受访专家表示,贸易弹性下降并不代表外贸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正在消逝。进入2017年,外贸数据止跌回稳,外贸回暖的背后是大宗商品市场的周期性复苏与新科技革命背景下制造业的提振,正在回暖的外贸仍将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当前外贸将更多地通过间接渠道带动经济发展。在全球化转向、货币财政政策收紧、科技革命效果有限、贸易自由化边际效用递减、大宗商品价格存在走低可能性的背景下,外贸面临着更多的曲折与不确定性。

两大因素促外贸回暖

当前的外贸正在经历着金融危机以来态势最为明显的回暖,今年9月WTO已将今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速预期上调至3.6%(去年为1.3%),同时全球贸易量增长区间的预期也从1.8%~3.6%上调至3.2%~3.9%。另外,根据WTO对全球70个主要经济体的统计,今年前9月,全球主要经济体出口金额同比增长9.2%,进口金额同比增长10.2%。

同时,中国外贸也出现了明显的好转:在2015和2016年,中国出口连续两年出现了负增长,而今年前三季度则出现了12.4%的高速增长,前三季度外贸16.6%的增速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

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杨长湧于日前在京召开的“国经论坛”上表示,短期看,今年外贸的大幅回暖更多的是受周期性因素的影响,世界经济复苏与大宗商品价格反弹是两个主要原因。根据联合国工发组织发布的二季度全球制造业报告,预计今年全球制造业将增长3.2%,为过去6年来最高,全球制造业复苏,会间接推动全球制成品和中间品贸易增长。IMF预计2017年初级商品价格指数由2016年的100.00增至112.32,提升12.3个百分点。IMF近日上调了2017和2018年全球GDP增速预期,分别达到3.6%和3.7%,这一预期显著高于2016年3.2%的全球增长率。此外,IMF还预计今年全球75%的经济体增速都将加快,这也是全球经济近十年来最大范围的增长提速。

杨长湧认为,外贸持续高位增长的一个基础是科技革命渗透到各个传统行业,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并带动了电子信息等热门产业的飞速发展,这使得产业链可以拆分到不同环节进行模块化生产。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之后,自动化、机器人和数字产品等先进制造业正在全球稳步扩张,今年二季度,全球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长率为5.3%,是过去5年的最高增幅,中高技术制成品的生产过程通常会拆分成不同的环节,由不同的国家分工完成,因而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长更利于带动相应中间品贸易增长。

对经济间接拉动作用增大

为什么有质疑外贸是否为拉动世界经济的引擎?究其原因,目前贸易弹性持续位于较低水平:2008年前全球贸易弹性约为2,而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一数字开始下降,2012~2015年,大概在1.0左右,2016年降至0.6,在某种程度上,外贸“哑火”,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拖累因素之一。

“回暖的外贸仍将是拉动世界经济的引擎,预计2017年全球贸易弹性将增至1.3。”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此前贸易增速是GDP增速的两倍并非一个规律,如今部分国家贸易增速出现了负增长而GDP却没有随之转负,说明外贸与GDP之前只是相关联的关系,而非因果关系,应当更加关注贸易弹性下降背后的结构性变化。例如,贸易结构上,2012年以来发达经济体贸易弹性仍处于2左右,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则处于1以下,而随着后者在全球贸易和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全球贸易弹性逐渐下降是个长期趋势,但这并不能否认外贸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赵忠秀认为,当前已不能用贸易弹性来衡量外贸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外贸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将间接地反映在多个层面:生产上,外贸通过引入竞争有利于加快科技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需求上,外贸则有利于提供更为多样化和低价的产品;外贸对国民经济增长的间接拉动作用会通过乘数效应产生更大的收益。

复苏背后仍有多重挑战

杨长湧认为,从经济复苏、大宗商品等周期因素看,外贸有持续复苏的基础,不过也面临诸多挑战。

短期看,2017年外贸的增长建立在低基数的基础上,而今年的高增长将抬高明年的基数;此外,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逐步收紧会对全球贸易产生负面影响,而中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信贷环境也有望收紧,对全球贸易的拉动作用随之降低。预计2018年全球贸易增长3.2%,浮动区间为1.4%~4.4%。

从长期看,杨长湧表示,新一轮科技革命以新能源、新材料、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的突破为核心,这些技术更多的是一种对传统技术的替代,尚未出现诸如PC、手机等大宗消费品,对贸易带动作用有限;在体制上,贸易自由化的边际效应已非常有限,WTO在农产品关税等方面难有突破,而各国间碎片化的自贸协定既有创造效益又有转移效益,加上保护主义的明显抬头,全球外贸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